或许是发现我是同类的亲近感缘故,妓女们常常向我自然流露出好意——是来自萍水相逢者的毫无计算之心的好意,也绝无勉强之意的好意。
我在表面上不断地挤出笑脸,可在心里却是在拼死拼活、汗流決背、冒着生命的危险为人类服务。
这种经历与从男人那里得到的鞭笞是截然不同的,就像内出血一样,令人不舒服,还会淤积成疾,难以治愈。
我们所处的时代虽然文明程度要高很多,但我们自身也同样需要面对各种外界压力,一个人若是想要保留心中那个本真的自我,便也一样面临如太宰治那般被边缘化的危险。
人们在平时会将这种原始的本性隐藏起来,可一旦在某个适合的时机,他们就会在怒火中烧中显露出本性。
这没有令我感到手足无措,反而让我在漫漫长夜中,从白痴与疯子式的妓女身上,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圣母玛利亚的圣洁光环。
我甚至认为,这些责难之语是永恒不变的“真理”,只是自己没有能力将这种“真理”付诸实践,所以才无法与其他人和平共处。
丑角精神,就是在生活中与他人交往时,一味屈从对方的要求,为取悦他人不惜违背自己的意愿,甚至以刻意的丑化自己来与他人达成共识的行为趋向。
不公平的存在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。说到底,向他人告状是徒劳无益的。
胆小鬼连幸福都害怕,碰到棉花都会受伤,有时也会被幸福所伤。
标签
太宰治
日本作家、代表作《逆行》《人间失格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