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很容易复刻原生家庭对我们造成的伤害,因为这是我们最熟悉的方式。
浅尝辄止不是不行,但我觉得有些浪费这一场“生而为人”。
我现在佩服的不是那些努力向别人证明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人,他们用言语、用观点、用想法处处证明自己的不同。相反,我更佩服的是那些努力把自己藏得跟别人一样的人,让人想不到他们竟然才是那些真正的“异教徒”。
人总是分分合合,总是想要维系每一段关系的存在,其实本身就是一种极度自卑的存在。
人总是能精准地找到让自己不幸的那个人。
标签
莫比乌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