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个人都假装看不见,而现在的人最擅长的东西便是把看不见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。
太过遥远不必追究或者是庆幸。
乘地铁的某一个瞬间,忽然发现自己活得好像一条狗。
我逃避痛苦的方式就是用更大的痛苦来折磨自己。
标签
树的漫长岁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