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晚上,我躺在床上常常睡不着,一会恨这个,一会恨那个,到头来最恨的还是我自己。
“二喜、有庆不要偷懒,家珍、凤霞耕得好,苦根也行啊。”“这牛有多少名字?”“这牛究竟有多少名字?”“这牛叫福贵,就一个名字。”“可你才刚叫了几个名字。”“噢——”“我怕它知道只有自己在耕田,就多叫出几个名字去骗它,它听到还有别的牛也在耕田,就不会不高兴,耕田也就起劲啦。”
余华 分类下其他的短句
标签
活着
余华2012年出版读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