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太刻意和女性的符号保持距离,以至于,我给“她”的那么少。
发布评论
评论列表
推荐
第二天早上,强烈的阳光又从格子窗射入时,司祭恢复了几分元气,又从昨夜侵袭自己的孤独中振作起来。
不能接受自己的弱点,才是最无可救药的弱点。
我们也都知道,大家都成人了,讲出来并没有比较好看。
她不是来自东柏林的痛苦女孩,而是奔跑于森林,在大石块上与男孩玩伴打赌的自由灵魂。
我们很容易复刻原生家庭对我们造成的伤害,因为这是我们最熟悉的方式。
标签
台湾媒体人陈文茜2020年出版读物
浏览